脑NFC

"完了完了,马上要考试我毛线都没复习啊,这可咋整啊。"丝毫没复习的我在课间就像是寻求安慰一样地抱怨着。

"没事的,兄弟,到时候我靠脑电波把答案发给你,爸爸远程协助你答题,岂不是很吊?"我旁边一个名叫培根的哥们开玩笑到,他一边说一边把两个手举到头上抖动着手指做着好像在发信号的手势。这个人很古怪,但有的时候和他聊天真的蛮有意思的,因为他就会经常做出这种蠢萌蠢萌的事。[...]

閲讀全文

通用個性化物品#1:眼影、口紅、翅膀和假髮

有一些幾乎全種族通用的個性化物品,這些物品由於全寵物通用,需求量會相對大一些,也便於個性化新手挑選一些便宜的個性化物品.
大多數NC物品都是全種族通用的,這裡主要聊NP物品.注意,這裡只聊全種族通用的可穿戴物品,有些分類下其實還有特定種族的物品,注意:本頁大量使用本站插件,請勿刻意刷新本頁面,如遇加載不出,請刷新頁面.

閲讀全文

西里克思国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

我跟你说哦,我们班有一个不怎么显眼的男生,具体名字其实我到现在也没记得,就叫他男生甲吧,一般在其他人讲话的时候他也只是在旁附和。

突然有一个暑假之后,事情似乎变了。暑假回来后同学们都聚在一起讨论暑假怎么过的,其实应该说更像是一个攀比会或者说是吹牛大会。他在和我们闲聊中偶尔谈到,他去了西里克思国玩了一圈。[...]

閲讀全文

初号机梦 第四章

等外面的人声慢慢散去了,何梦才敢从树丛中摸着走出来,脑中一片空白的她现在想到的安全之所只有何哲家一处,她生怕引来更多的人,不敢坐车,一只手捂住伤口飞奔起来,遇到人就稍稍躲开。所幸她人工制造的“血液”是透明的没有那么现眼,一番奔波后终于到达了何哲家门口。

何梦急忙敲门,何哲出来应门一眼就看到何梦狼狈的样子,“来,先进来,发生什么事了进来说。”何梦一五一十地把自己的经历说给了何哲听,不敢隐瞒分毫。何哲听后点了一支烟,坐到沙发上,深吸一口又长长的呼出去。“真是闹剧啊,你手臂等下我陪你去实验室帮你补好,至于情感问题只能你自己理了。”[...]

閲讀全文

初号机 梦 第三章

她猜想留下这字条的人现在很有可能正在观望着自己,她假作没看到字条,随手翻着书页,眼睛的余光开始扫向四周,图书馆里还是有不少男生的,但似乎并没有看向自己方向的。他到底是谁?这个疑问就像一块脑中的海绵,吸干了她全部的脑汁,让她甚至无法思考其他问题,更无暇顾及这是否只是一场恶作剧。她再看向“我迷上你了”这五个字时只觉得呼吸加速,甚至有些燥热,这毕竟是她第一次被他人这么直白的表达过感情。[...]

閲讀全文

初号机 梦 第二章

白光……仿佛又回到了昨日的实验室,之前的一切不过一场梦吗。什么机器人之类的……其实这只是作为人类的我做的一场梦吗?睁开眼后噩梦就会散去,我会恢复正常的生活对吗?还是说我会又出现在实验室的台子上,一切回到了昨日,一切堕入一个永恒循环的噩梦。

何梦半睡半醒之间产生了许多幻想,而当她睁开眼后,面对她的是卧室的天花板,一切都是真的,这一事实把何梦脑中泡沫般的想法戳破了。眼前的白光是从卧室窗口照射进来的阳光,新的一天开始了。[...]

閲讀全文

初号机 梦

人声,白光,背后传来的属于金属的质感和凉意……

此刻,少女醒来了,在明亮的实验室中。“我是谁?这是哪?”这样的问题出现在少女的脑海中,但脑中仅只有一片空白,无法找到任何答案。“我脑部受损而失去了一切记忆吗?”这是少女问自己的第二个问题,但这个问题很快就被她自己否定了,自己明显是有常识以及基础语言和逻辑能力的,但是除了基础的知识之外少女无法想起任何关于自己的记忆,这不禁让少女陷入仿佛迷雾般的彷徨中。但这样的彷徨也只持续了仅仅一秒,耳畔响起了一个苍老的男声:“你感觉怎么样?”不知为何少女觉得有些熟悉的感觉,但迷茫未知带给少女的恐惧让她无法回答这个问题,此时只有一个声音从她的心里涌出奔出了她的口:“我是谁?”[...]

閲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