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的演讲 第一幕

国王的演讲

地点:一个废旧的灯塔内

场景布置: 一张长桌,数张小凳

人物:

卢克:一位神态严肃,双眼炯炯有神的中年男子。头顶的伤疤似乎展示着他当年金戈铁马的岁月。正穿着老旧的军装,虽然有些年头了,但却干净整洁,可以看出他对这件军装的重视。

 

凯瑟琳:一位三十余岁的女性,一身紫色的长袍衬托出其曼妙的身姿。白皙的肌肤与精致的五官让她看上去仍像一个不满二十的少女。眉眼之间流露出数不尽的风情万种,举手投足间展现出令人难以言语的高雅与雍容华贵。

 

第一幕

卢克、凯瑟琳出场

卢:亲爱的凯瑟琳,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凯:哦,我的卢克,我怎么会忘记呢?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啊。

 

卢:可惜今年我们又得在这个破灯塔里度过了,看看桌上吧,我们如今连肚子都难以填饱,都怪这个混乱的年代,这连年不断的战争把一切都毁了。

 

凯:是啊,我多怀念之前的日子,我们住在你的大宅里,每天吃着厨师精致准备的食物,有着花不完的钱,整天过着神仙一般的日子。

 

卢(用叉子叉起桌上的干面包,有些怒气):那时候我们吃的是最高级的牛排,在盛满香槟的浴缸里泡澡,而如今我们什么都没了!你看看我们现在过的是什么日子!(把插着面包的叉子重重摔在桌子上)

 

凯(忙把手搭在卢克肩上,安抚卢克):别这样,卢克,我们还有彼此。我还有你,我的英雄,卢克。我还记得你当年是那么的英姿飒爽,你曾经是国家年轻的军务大臣,为国家购买军备,一手操控了国家大半的军备资源。你是一名优秀的军人,你的一腔热血,你胸膛内那颗跳动的红心,如今也让我无比着迷。

 

卢:我的美人啊,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你不也曾经是举世瞩目的电影新星,才华横溢,多少人散尽家财也只为一亲芳泽。(突然暴怒)可如今呢,如今我是什么,我只是一个被流放在外的废人,国家不需要我,大臣们密谋陷害我,说我挑唆国王开战以发战争横财,我就像一个被利用完就丢了的安全套!!!我知道我没了钱,你也会离开我的不是吗?你敢说你当年愿意嫁给我不是因为我的财富吗?

 

凯:卢克,你怎么了,你怎么能这么想我,我如果真的是那样的人为什么会在这战乱的年代里,跟你在这个破旧的灯塔里过了五年。我爱的是你啊,不是你的钱。

 

卢(继续暴怒):是,你爱的是我,是有钱的我!!!你是个电影明星,谁不愿意接近你,用他们下流的眼光扫视着你每寸肌肤,脑海中意淫着如何把玩你。你是万人迷!!!你呆在我身边做什么?现在的我有什么能留得住你这么个大明星?

 

两人低下头去,一言不发,凯瑟琳开始暗暗抽泣。

 

良久的沉默后,突然传来一颗炮弹的爆炸声,震得地面都开始晃动,屋内的电灯也一闪一闪的把两人从争吵的情绪中一下子拉回到了战乱的现实里。

 

凯瑟琳吓到扑倒在卢克怀里,卢克紧紧抱住凯瑟琳,两人的关系瞬间缓和了不少。

 

卢(稍作停顿有些尴尬,面带愧色):对不起,我的不安与自卑让我容易暴躁,我不该那么说你,对不起。

 

凯:没事的,卢克,没事的。

 

卢:都怪这该死的战争。

 

凯:是啊,都怪这该死的战争。

 

(伴随着炮火声响起温馨的bgm,两人定格在这一刻,bgm音量慢慢小下去)

 

内心戏:

场景暗下来,一个聚光灯打到卢克身上,凯瑟琳静止不动,卢克走向前来面对观众开始独白

 

卢:其实刚才我并没有真的生气,我不过借着这么闹一下来博取凯瑟琳的同情罢了,怎么样演的不错吧,顺带一提,这已经是我的拿手好戏了,我基本上每年都要来这么四五次。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我可不想连老婆都跟人跑了。

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军火商或者军政大臣,在三十岁前我几乎全天就宅在农村的家里吃父母的,用父母的。我头上这个伤疤也根本不是什么战争中留下的伤疤,这是我二十二岁那年,为了和兄弟们出去喝酒,口袋里又没有钱,我就在炉边找了把刀划了这么一道,然后回去向爸妈要医药费以此去外面喝酒。

但是我这个人虽然能力不怎么样,但运气好啊,我三十岁的时候买彩票中了整整五千万。从此之后租了一个大房子,每天请我那群狐朋狗友来花天酒地。

更幸运的是,我认识的夜总会的老板说她认识一个电影明星可以介绍给我,你们想想,电影明星啊!多么高贵!多么优雅!于是我就认识了凯瑟琳这么一个大美人,我谎称我是一个军官,一个位极人臣的军火商,我买了最名贵的首饰给她,与她在我的大屋子里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果然最后我成功追求到了她,让她成为了我的妻子。

可是再多钱也有花完的一天,在我无节制的挥霍之下,很快我的积蓄就要见底了,可是我骗凯瑟琳我是一个财富用之不竭的军火商,很快我就要瞒不住了,而这个时候我的好运气又显灵了。我们邻国少事国对我们国家多事国发动了战争,皇宫内顿时分为了两派,以大臣们为首的主和派主张割地赔款平息战乱,和以皇亲国戚贵族们为首的主战派不愿出卖他们的土地而要奋战到底。我对凯瑟琳谎称我被主和派的大臣迫害流落在外,在战争下所有人都过着流离而困苦的生活,我们的生活品质一落千丈反而让人更加容易接受了。因此凯瑟琳如今也深信着我曾是一个有权有势的大军火商,我还骗她说我虽然现在流落在外,但我所掌握的人脉,掌握的进货渠道,和我在国外仓库里面的许多弹药武器在主和派大臣撑不住了,主战派重新获得统治地位的一刻我就又会重新变成那个富甲天下的军政大臣。但是聪明人都知道国王其实已经被架空了,哪有主战派翻身的一刻呢,感谢这场战争!感谢这场战争让我的谎言不会被戳破!感谢战争!

 

聚光灯暗下去,另一盏聚光灯打到凯瑟琳身上,凯瑟琳向前走来面对观众开始独白:

我的老公他最近脾气越来越暴躁了,战争把他摧残的太厉害了,他曾经是那么优秀的一个大军官,大商人,你们看看他头上的那道伤痕,那是他当年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子弹划过留下的印记,那就是他荣誉的徽章,啊,多么的迷人。曾经他每天与我在他祖传的大房子里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他以为我是一个大明星,可是,他是多么的愚蠢啊!

我其实根本不是什么大明星,我十六岁就跟着街上的混混到处玩,后来又辍了学,父母训我我就离家出走。可是我离家出走后也得吃饭啊,这时候有一个导演来问我想不想当演员,我也没多想就答应了,到片场后才知道拍的是三级片,我虽然心里又不情愿但又不愿挨饿,我就在那个小作坊里拍了几部三级片。其实我长得并不好看,所以尽管拍了几部电影也都没火起来,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些人露半个胸,露个大腿就瞬间火了,我脱得一丝不挂,要我摆什么姿势摆什么姿势结果最后却怎么也火不起来。

后来一家夜总会的老板问我有一个轻松来钱又快的活做不做,就此我当上了小姐。老板为了把我推销出去,逢人就说我是电影明星,其实也他不算说谎只是他没说我拍的都是哪些电影罢了,尽管如此,相貌平平的我依然没多少客人。

这时候我认识了卢克,他不知道为什么深信着我是一个电影明星,而且可能是军营里面没有女人吧,他看见我就像是一只发情的泰迪一样,疯狂的追求我,他无比的富有,赠送给了我无数奢侈的首饰,虽然品味土了点。但是有一天他问我拍了什么电影,他像观摩一下,我好不容易找了个借口推脱过去了,我才意识到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我要暴露,那一天我可能非但要失去这颗摇钱树,还要承受他的怒火。而这个时候转机来了,少事国向我国发动了战争,战争下一切的娱乐行业都几乎荒废了,而战争后我也能谎称影片都在战争中毁了。就这样我终于保住了我的卢克,虽然他现在不像之前那么富有了,但是听他说他在国外仓库还有一仓库军备物资还有他的人脉终有一天他又会变回我的摇钱树。感谢战争!感谢战争帮我留住了卢克!感谢战争!

 

(场景暗下去,重新亮起来,两人抱在一起,恢复到内心戏之前的姿势)

突然门外穿来响动,卢克把凯瑟琳挡在身后,从墙上取下一杆长柄猎枪,端着它小心的向门口走去。

卢(对凯瑟琳):你不要过来,去屋里藏好,可能是敌人。

卢克端着猎枪慢慢靠近门口,他缓缓打开门,门外是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子,他们看见卢克显然也吃了一惊。

瘦子直接走进了屋内:原来这么个破地方也有人啊。

卢克(把猎枪对准了瘦子的脑袋,手紧紧贴在扳机上):说!你们是谁!

瘦子:别激动,别激动,我们是国王!

卢:你们???

瘦子(把用手慢慢的把枪压下去):不不不……我不是。现在,门外的这位,就是我们尊贵的国王。

卢克(震惊!⊙∀⊙!):嗯?

 

门外的胖子入场:我就是多事国的天命之君,你们的国王!

凯:哦? 你是国王殿下!快来看看这是谁,你昔日的军政大臣——卢克!

 

卢克(焦急状)(内心戏):完了完了,国王肯定认识军政大臣,要是国王等下说不认识我,我不就穿帮了。(急中生智状,手拍脑袋)对了,反正凯瑟琳也不认识国王,我先不承认他是国王不就行了吗,我骗凯瑟琳说他是个冒牌货,这样就算他说他不认识我,我也不会穿帮了。对!就这么干。

 

卢:他根本就是冒——(被打断)

胖子(上前握住卢克的手)(更大声):太好了,我亲爱的军政大臣!卢克卿!

卢(震惊!⊙∀⊙!)

瘦子:你刚才说他是冒什么?

卢:我…… 他…… 是,貌似潘安的国王殿下啊!

谢幕,第一幕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